新闻资讯 admin  

Rovio渐失竞争力和撑不起的野心 电影也难翻身

近日,《愤怒的小鸟》电影在俄罗斯、巴西等地上映两天后票房已经达到了4300万美元,这是否意味着Rovio赌注下对了?

一、推广大电影使出浑身解数,拿下37个市场票房第一

Rovio曾经是游戏公司,2009年推出了其最为成功的游戏《愤怒的小鸟》,最近与索尼影业合作的《愤怒的小鸟大电影》(简称:大电影)上线,为了这款大电影,Rovio可谓使尽浑身解数:

除此之外,Rovio在游戏媒体中大谈“愤怒的小鸟”诞生过程,目前大电影已经在部分国家上映,德国、英国和俄罗斯等37个市场上取得了票房第一的成绩,并在上映后的第一个周末就获得了4300万美元的票房收入,整体收入表现高于《里约大冒险》和《疯狂原始人》。

为何一个以游戏起家的公司会为电影全方位轰炸?

二、冷饭再炒,Rovio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

(1)游戏之路:逆袭的外包公司到专业炒冷饭

Rovio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03年,当时Rovio的三位创始人在游诺基亚赞助的手游开发大赛中以一款“卷心菜世界之王”突围,随后成立公司将这款游戏出售给现在Digital Chocolate。

2005年Rovio在开发自己的策略和RPG产品的同时也开始承接外包工作,服务对象包括EA、维旺迪、Real Networks。在这个时期,Rovio既有《漆黑惊栗》这样在Jave平台广受好评的恐怖游戏,也有《极品飞车之卡本峡谷》这样获得Pocket gamer奖项的外包产品。但是在营收仍然非常低。

2009年,Rovio推出他们的第52款游戏《愤怒的小鸟》,至2011年该游戏安装量超过7亿次,Rovio收入也暴涨至1亿美元。而后Rovio走上了炒冷饭之路,相继推出“英雄版”、“里约版”、“星球大战版”、“史诗大战”、“太空版”等19款《愤怒的小鸟》系列游戏。而当红摇滚歌手夏奇拉合作《夏奇拉爱要滚起来》、竞技游戏《战斗海湾》和三消手游《水果会》均未在任何一个市场进入过iOS畅销榜和安装榜TOP20的位置。

部分《愤怒的小鸟》系列手游

(2)转型求生:企图与迪士尼娱乐王国并肩背后的无奈

从上述可以看到,Rovio作为在2010年左右影响全球智能手机游戏的公司,最后因为炒冷饭失去了在游戏行业立足的竞争力。如果回顾Rovio整个发展历程就会知道,其并非一早就有意撇清游戏公司的身份,要建造自己的娱乐王国。与其说是发展战略,倒不如说是害怕被变化浪潮所吞噬的无奈转型。《愤怒的小鸟》发行不久便迎来了付费向F2P模式的转型时期,Rovio副总裁曾在受访时表示,“我们当时的反应有些迟钝”,这种迟钝直接导致手游安装量和收入失衡。对F2P游戏竞技系统和数值系统的了解缺失,在离开《愤怒的小鸟》IP的情况下市场反应更是惨淡。于是Rovio企图用全球识别度最高的游戏IP来打造娱乐王国,用企业转型来掩饰在游戏之路上的止步不前。

但是由于仅有一款“愤怒的小鸟”支撑形象过于单薄加上Rovio并不具被商业化运营以IP为核心的乐园、衍生品、游戏和各种跨界合作的能力。2015年便搁置了所有的乐园建造计划,2012年-2013年之间衍生品的收入增长的幅度也仅为2.3%。

(3)背水一战:财报连续三年下滑,用电影奋力一拼

Rovio在巅峰的时候拥有800多名员工,2014年裁员110人,2015年10月裁员213人、多名游戏业务部高管出走、任期不满一年的CEO Pekka Rantala离职。而Rovio的困境也体现近三年来的财报上,2013年总收入1.56亿欧元,《愤怒的小鸟》利润下降近50%;2014年总收入1.58万欧,同比下降9%,运营收益减少73%;2015年总收入1.42亿欧元,同比下降10%,更令人担忧的是从2014年的运营盈利1000万欧变成了运营亏损1300万欧元。

不断炒冷饭的《愤怒的小鸟》在游戏行业已经给不了玩家惊喜,转型游戏纷纷宣告失败。财报表现每况愈下,携“愤怒的小鸟”IP开拓其他市场成了Rovio唯一的出路。

三、炒完电影最后一道冷饭,Rovio何去何从?

被视为救命稻草的大电影,在IMDb上的评分是6.6分,远低于《大圣归来》、《疯狂动物城》、《奇幻森林》。手游那点事最认同的一个影评是,“对于儿童来说这部电影是挺有趣的,虽然我觉得他们值得更好的电影。”即使首部大电影能够为Rovio在公布2016年财报时挽回颜面,那后续发展仍然堪忧。

游戏高速发展的背景之下,手游开发和运营能力在走下坡路的Rovio根本不可能回到《愤怒的小鸟》的巅峰时期,甚至在游戏领域立足都颇有难度,作为一家游戏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正在消失。而转型建造娱乐王国却仅有一款知名IP支撑,《愤怒的小鸟》不具备丰满的故事情节和宏伟的世界观,在游戏之外的艺术创作路上很难走得顺畅,撑起其娱乐王国的野心更是艰难。

Leave A Comment